蔡昉:制造业比重占经济比重跌破30% 应当阻止制造业比重继续下降

原标题:蔡昉:制造业比重占经济的比重跌破30% 应当阻止制造业比重继续下降

蔡越坤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蔡越坤 3月27日,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、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在“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”上表示,当下中国应该阻止制造业比重继续下降。

2020年11月,据中国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此前透露,当前中国制造业比重正处于下降状态,且降幅与其他国家相比明显过快,2016年中国制造业占经济的比重峰值达到32.45%,随后出现趋势性下降,2019年降至27.17%。

关于制造业的重要性,蔡昉称,实体经济的时候是比较宽泛的概念,大部分经济都是实体经济,也并不是仅仅生产产品、生产服务和资源打交道,除了媒介的部分之外其实都是实体经济。但是制造业始终是实体经济中最重要的部分,最基础的部分。2016年国内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超过30%,但是从2016年开始制造业比重开始有一个趋势性的下降。目前已经跌落低于30%。因此,当下应该要稳住实体经济,稳住制造业。

“我国制造业的下降是有早熟的性质,从国际发展规律来看,国际上一般是进入到高收入国家以后,制造业比重才开始下降。但是我国从2006年开始下降的时候,我国人均GDP只有两千多美元,距离高收入还很遥远。因此保持住制造业的比重,防止生产率的下降,积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支撑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是至关重要的。”蔡昉表示。

关于制造业比重下降的原因,蔡昉表示,第一,国内传统制造业比较优势弱化。中国作为制造业中心,依靠劳动密集型产业,借助上一轮经济全球化,随着人口红利消失,传统比较优势弱化,制造业比重下降,出口增速也减慢,贸易依存度降低;第二,制造业比重下降固然符合规律的现象。制造业比重下降与经济增长减速大体同步发生,互为因果。所以,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区间和提高潜在增长率,稳定制造业是提供应有之一。

对于如何制造业的稳定与壮大,蔡昉提出了提四个建议。第一,拓展比较优势。从寻求产品贸易到立足于价值链贸易。工业部类完整是产业链安全和优势得基础,籍此牢牢嵌入全球价值链,加上创新,是中国制造业得优势所在;第二,雁阵模型从国际版到国内版。国内版雁阵模型的关键是两效应互动。成本效应和规模效应。成本提高丧失传统产业,规模效应创造新产业机会,是沿海地区制造业新优势所在;第三,从供给侧成本优势到需求侧优势。潜在消费者群体和销售市场有越来越大的比重;第四,依靠成产率的提高保持竞争优势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mfyqc.cn/69.html